推广 热搜: 女装  品牌  服装  时尚  服饰  男装  企业  服装品牌  服装店  女装品牌 

佛系网络红人不靠脸,一年冲进女士服装行业前20

   日期:2020-12-30     来源:www.zhongtucy.com    作者:女装批发网    浏览:52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哪种人能成为网络红人?在大多数人的刻板印象中,网络红人就要好看,滤镜掉了会变成翻车现场。

哪种人能成为网络红人?在大多数人的刻板印象中,网络红人就要好看,滤镜掉了会变成翻车现场。

胡楚靓不同,她在短视频里从来不化妆,有时携带黑眼圈,有时忘了梳头,有一次自己把刘海剪坏了,还不忘记拍视频周知粉丝,常常穿着睡衣就开始录了。睡衣也一直那一套,背景就是家的某扇门,是个十足的“反套路”网络红人。

但是她粉丝不少,微博700多万粉丝,抖音短视频今年3月份才开始玩,已经300多万粉丝了。几年前开的淘宝店,一直不温不火,去年直播间里还只有两三千个观看,今年双12开卖当天飙到400万,狂涨1500倍,三天卖了6000万。

现在,25岁的她开了公司,自己却常常做“甩手掌柜”,她不是劳模,不想过薇娅和李佳琦那种工作狂生活。对她而言最困难的事情,夜里是放下手机,白天是离开被窝。

“我可能是个佛系网络红人。”她非常像大家身边那个普通的闺蜜,却中了社会的彩票。

出名要趁早

坐在面前的胡楚靓,化着淡妆,她身高有170cm,体重只有80斤,就连平胸这点,都十分符合时髦审美。

非常长一段时间,瘦是困扰她的点,高中的时候,她曾“胖”到98斤,但是如何都跨不过三位数。她的微博小号叫“不长胖十一斤不改名”,七八年过去了,从来没改过。

胡楚靓的网络红人身份,大概分成三个阶段:小黄人、超女、卖衣服的。不过故事要从她母亲成为网络红人说起。

2011年,胡楚靓上初中,有天放学回家,打开电视看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《超级女声》,忽然发现我们的母亲谢云峰正在台上表演,“当时整个人都震撼了”。

母亲出发前跟家说,自己要和小姐妹旅游,没想到是去长沙,参加超级女声。她在海选现场自称是“中国版的苏珊大姐”,夸张的演出,给大多数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谢云峰是一位护士,性格开朗,年青的时候热爱唱歌,但是由于家有两个孩子,她没时间追逐舞台梦,胡楚靓的爸爸是一位长途司机,出一趟门,一般要十天半个月。

相比活泼外向的妈妈,爸爸的爱愈加深沉,他的保留节目是,每次跑完长途回家,要给女儿带礼物。妈妈后来喜欢参加选秀,爸爸也是默默支持的那个。在胡楚靓的视角里,爸爸妈妈之间的关系,是亲密关系的范文。

由于母亲自己热爱表演,顺带在培养小孩兴趣方面,也十分想投入。“上小学的时候,每到周末,母亲都要携带我坐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,去市里的少年宫学拉丁舞和电子琴。”胡楚靓目前已经不记得细则,但是这种喜好的培养,启蒙了她的音乐细胞,后来,她自己学吉他、学唱歌,都算是“从小就喜欢”。

个性独立的胡楚靓,在考试报名大学时,选择了四川美术学院的互动媒体设计专业,不过大二的时候又转到了摄影专业。

那时候,短视频的风刚刚吹起,“朋友喜欢玩短视频,她总是哈哈哈的,我看了那些视频,感觉是否自己也可以尝试拍一下。”性格鬼马的胡楚靓,开始做短视频,算是早期的玩家之一。

让她成为一个小范围网络红人的视频,是模仿“不说人话”的小黄人,她表情丰富,投入地恰到好处,善于用道具,比方说小黄人头上有几根毛,她就把丝袜剪了几个洞,套在头上,胡乱揪几根头发露在外面。

自带幽默的人,一直会带一点表演型人格,难能可贵的是,她总能抓住大家的笑点。搞怪,成了这个十八岁少女的标签。

在大学的宿舍里,胡楚靓完成了自己粉丝的原始积累。

有过包袱

2020年,时隔五年,《超女》重启,胡楚靓过去和妈妈有约定,假如有机会,她会和母亲站上同一个舞台,于是她成了当年报名超女的第一人,穿着“C-CUP”的卫衣,上了当时的微博热搜。

“但其实我有镜头恐惧症”,参加超女的比赛,胡楚靓其实并没那样享受,她一边感觉自己占了之前粉丝基础的优势,一边又背负着粉丝和妈妈的期待,让她重压非常大。

就算是后来毕业了,胡楚靓作为川美的出色校友,给学弟学妹推荐经验时,她在台上依旧紧张到忘词。

在网络红人经济兴起的那两年,不少机构找过胡楚靓,想签约她做网红主播。参加完超女的时候,还有经纪公司想让她往影视方面进步,“他们说,要走这条路,我的脸需要整整,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”

当时她还是个学生,面对生活的各种选项,她没想太多,基本都拒绝了,“其实我非常怕被束缚。”自由有哪些好处,享受过的人,都是不想交出去的。

她选择自己干,和同学合伙开了个店铺,卖女士服装,虽然收入不多,但是赚点零烧钱,也不至于让我们的网络红人身份彻底变成玩票。

毕业后,和她一块门店经营的朋友,同意爸爸妈妈的安排,回老家进了事业单位,胡楚靓开始单干。她来杭州的原因,也仅仅是由于有个粉丝说,自己是干运营这行的,“你来杭州,我助你门店经营。”她就来了杭州,后来,把哥哥和大嫂也接过来帮忙。

“刚来杭州的时候,我和一家MCN机构合作了一段时间,新开了一个美妆店。”

胡楚靓小心翼翼地试探了另一种网络红人模式,那段时间,她开始在镜头前注意我们的妆容,在乎拍摄角度,讲话提前打草稿。

一旦要开始运营一个“漂亮”人设,你就失去了做我们的底气。

漂亮固然是一种资本,但是它的稀缺性,其实不如幽默感。尽管25岁的胡楚靓依旧会感叹20岁的自己“真好看”,但是她并不想把颜值这张牌,当成我们的底牌。

坚持了一年半,胡楚靓一直处在一种拧巴的状况,她感觉自己快人格分裂了:在美妆店里要扮演美美的美妆博主;服饰店要保证上新频率;还要做搞怪视频。三座大山压得她想法全无,人也变得不快乐。后来,“我把美妆店关了。”

恢复了自由的她,非常快就突破了瓶颈,迎来了我们的爆发期。

佛系网络红人

有些人做网络红人是为了挣钱,有些人是为了展示美,在胡楚靓这里,她的初衷就是好玩,所以她少了点被网络红人这个标签所裹挟的东西。

今年三月份,胡楚靓开始玩抖音短视频,这次她的目的非常明确,就是要给店铺做导流,刚开始,她就告诉大伙,自己是个女装专卖店主,视频一般前半部分搞笑玩梗,后半部分展示服装搭配。

半年时间,胡楚靓的抖音短视频粉丝就超越了300万,直到目前,这个账号还是她自己收拾,基本固定天天更新的步伐。不过也常常会碰到,不知晓拍什么的状况,她不习惯写脚本,事先会想很大概拍什么,然后临场发挥。

“想不好拍什么的时候,我就开始刷大伙的评论,非常多梗也是从评论里概括的。”比方说近期总是说自己“脸方”,“平胸”则是用了多年的陈年老梗。由于没什么网络红人包袱,所以胡楚靓没什么颜值焦虑,该自黑的时候,她永远不会藏着掖着,精准打击我们的缺点。

今年年初的时候,胡楚靓的团队只有不到30个人,伴随抖音短视频粉丝量的增长,愈来愈多人知晓她是个“卖衣服的”,那段时间,直播观看人数开始增长,从原本的几千,变成了两三万,再变成了十几二十万。

今年的双十一战线特别长,这期间,胡楚靓一共直播了8场,每场都超越了5个小时,这对于她来讲是从未有过的强度。去年的双十一,胡楚靓做了300万成交,今年光双十一当天就做了3000万,是去年十倍。

胡楚靓在女士服装类目一战成名,挤进了行业成交榜的前20,对于一家新店来讲,实属不容易。她卯足了劲筹备双12,并完成了6000万的成交额。

对于这个成绩,她砸吧砸吧嘴,羞赧一笑,说其实不是特别认可,“本来大家想冲击一个亿来着,目的嘛,总要定大点。”事后团队复盘,感觉选品上失策了,主推款全部上了羽绒棉服,虽然客单价贵,但是没带动其他商品的推销。“不过嘛,已经很满足了!”

胡楚靓的直播间目前天天从早上八九点直播到半夜,她店里目前有五个网红主播,天天轮流上场,胡楚靓自己会在上新的夜晚空降一下,有时也会在直播间给大伙弹弹吉他唱唱歌,其余时间主要就是在家营业,做短视频。

需要上直播的日子,胡楚靓一般凌晨两点左右下播,然后和团队复盘一下,回到家,躺床上,基本都要四五点了,但其实直不直播,胡楚靓都不需要倒时差,她习惯了熬夜,习惯了“四五点睡觉,下午起床”的生物钟,由于做视频的想法高峰期,就是在凌晨。

对于有没财务自由的问题,25岁的胡楚靓,迟疑地址了点头,被问及生活***的变化是什么,“就是非常多以前不会买的东西,目前会买了。”她近期***的一笔开销,是买了一个一万多的香奈儿包包,“有时服装搭配的时候,需要用到。”

和非常多喜欢晒香车奢包的网络红人相比,胡楚靓朴素得不像个财务自由的25岁女生。假如不是由于同意采访,“我平时都不化妆,只有上直播前会弄一下,衣服也极少买,基本穿自己家的。”

没网络红人包袱,是她的人设,也是她的保护色。靠本色出演就能达成目的,是这个年代给她***的礼物。

 
标签: 网红 服装产业
打赏
 
更多>同类服装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服装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